道德浅薄三观不正非常恶劣
吃的相当杂食,写的相当恶俗

收起个人介绍
   

我的东西真的烂到爆

   

博昕

2.
2031.1.13 方博
我气喘吁吁地爬上天台的时候,周雨已经和许昕聊的火热,我蹲在角落,看着许昕脚边滚的乱七八糟的电筒发愣。
“不是……不是说有危险吗?”
“解决了。”周雨瞄都没瞄我一眼,还在兴致勃勃的问许昕他新买的游戏怎么通关。
许昕看都不看我,亏我还这么担心他。
“你们俩怎么敢在我眼前眉来眼去!”我有点为许昕生气,但我只能瞪向周雨,“兄弟妻不可欺知不知道?”
周雨没理我,往我左侧若无其事地抬了抬下巴。
“电脑在那,快修复缺处。”
我虽然不满,但也抖了抖双手活动开手指,终于到了你大爷展露身手的时候了。我蹲在地上敲着不知道许昕哪顺来的老式笔电,正准备抱怨几句……
他俩不知什么时候,都停下来专注地看着我了。...

   

还没想到名字

很喜欢《上海堡垒》的故事,所以稍微借用了很少这个背景和设定。
非常规ABO描写少 /战争/末日/超能力
总之是乱七八糟大杂烩,雷且崩坏,慎
1.
2031.1.11 方博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并不是很忙,何况听到那个声音,我手头上的所有工作也不由自主地停了。
电话对面的人似乎不太想多说什么,报了个地址就挂了。
我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冲邻桌的周雨招呼了一声,他就心领神会的跟上我了。
我们走过第十三号大厦的一楼大堂时,周雨停了一下,“等会儿,我拿点东西。”他急匆匆地跑回去,手还没按电梯门就开了,一个高挑的小妞捧着一堆文件皱着眉头看向周雨。
我回过头感觉十分好笑,要是周雨戴上肩章,这小姑娘保不准又是另一番眼色了。
我蹲在...

   

嘟开/日常ooc自我满足

垃圾的是我,写不出妮百分之一的可爱

“钟仁。”
他靠着墙壁昏昏欲睡,脑袋每次要垂下去都因为顽强的意志猛的抬起来,然后周而复始。
迷迷糊糊之间,他听到有人在耳边一声轻笑,脸颊被一双温暖干燥的手捧起来,嘴唇上有轻微的触碰。
“哥!”金钟仁睁开眼,紧紧抓住意欲逃走的一双手,笑出来。
“你亲我了。”
眼前人睁大眼睛,有点被吓到,但嘴角仍然在笑。
“没有哦。”他扬扬手中的润唇膏。金钟仁失望的叹了口气。“钟仁的嘴唇太干了。现在好精神了啊”
我嘴巴干你怎么不舔舔,金钟仁心底无数过吴世勋的白眼翻起。
可都暻秀还是在柔和的笑,像九月四处穿梭的风,有点凉意,带着果实成熟的甘甜,拂过心尖。
金钟仁低下头,贴着都暻秀的脸颊,柔软的触...

   

你曾在我的世界里呼风唤雨

早糊cp自我安慰

透过无尽的白日梦,我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你。
1.
最近他很喜欢回忆从前。
年纪大了一点看很多东西都会不同,很多曾经的做不到说不出好像成了谁都心知肚明又笑不出声的一个笑话。跌跌撞撞度过的二十岁已遥不可及,鹿晗想起自己过往林林总总,那个老气横秋的告诉黄子韬“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的稚嫩面孔鲜活的要从脑海中跃出来。

2.
新来的化妆师脸嫩,高中生一样咋咋呼呼的性格却一本正经地告诉鹿晗他从来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已经母胎单身二十四年了。在小伙子拿着粉饼往他脸上招呼时,鹿晗忍不住打趣道,“女孩子不应该很喜欢你才对嘛。会化妆又这么细腻的男孩子少见了。”
“你老少拿我开玩笑了。我不会和女孩子说话...

   

神他妈没有我吃不了的cp
小仙女给我的任务是嘟兴嘟白嘟绵
结局得开度
内心一片死寂

   

nothing

   

新墙头/灿嘟/喜欢与你度过的每一天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少女心炸裂/矫情

1.迎接你的怀抱

都暻秀搂紧脖子上的围巾,深吸一口气,推开自家的门。
一,二,三。
“暻秀啊!”
意料之中的巨大黑影猛扑上来,覆盖头顶,都暻秀来不及思考,发现逃不掉的时候已经完了。
没办法了。
放弃挣扎,把背包甩下地,他伸开双手,先一步迎接温暖的怀抱,嘴巴笑成一个爱心,好看的不像话,满满当当都是爱。
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不容小视的体重,你就不担心压死我吗。都暻秀所有的腹诽在身体接触的那一刻蒸腾的一干二净。
这是甜蜜的负担。
狗屁的甜蜜负担,朴灿烈把他挤得脸都扁了。
“欢迎回家!暻……暻秀?”朴灿烈紧紧地抱住小小的都暻秀,低下脑袋埋在都暻秀的脖颈处蹭来蹭去,又担心是不是把自己小...

   

喜欢

   

1.狂岚

周雨觉醒的那一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天上找不到云,空气很好。
他穿了一身球服,手里夹着篮球嘴上哼着小调,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操场走去。
一步一步,仿佛都是平凡又美好的日常。
危机四伏。
风从他的脚印里悄无声息地盘旋而出,围绕在他的周身,轻柔的吻过他的手背攀上他的肩膀。
只有地下不断翻腾的尘土预示着些许迹象,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束缚了。

今天的风有些太大了吧。
周雨惊慌失措地注视着自己身上的变化,无数股汹涌的气流在周身游走,鼓起了他的T恤,扬起了他额前的刘海。这些足够吓的他手一松,靠在腰间的球就滑下去了。
“诶?”他刚想弯腰捡球,可从他手中掉落的篮球还未挨到些许尘土,就被风托起,在眼前令人惊异地缓慢...

上一页
©nana的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