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浅薄三观不正非常恶劣
吃的相当杂食,写的相当恶俗

收起个人介绍
   

嘟开/日常ooc自我满足

call you my own
and can i call you my lover

“钟仁。”
他靠着墙壁昏昏欲睡,脑袋每次要垂下去都因为顽强的意志猛的抬起来,然后周而复始。
迷迷糊糊之间,他听到有人在耳边一声轻笑,脸颊被一双温暖干燥的手捧起来,嘴唇上有轻微的触碰。
“哥!”金钟仁睁开眼,紧紧抓住意欲逃走的一双手,笑出来。
“你亲我了。”
眼前人睁大眼睛,有点被吓到,但嘴角仍然在笑。
“没有哦。”他扬扬手中的润唇膏。金钟仁失望的叹了口气。“钟仁的嘴唇太干了。现在好精神了啊”
我嘴巴干你怎么不舔舔,金钟仁心底无数过吴世勋的白眼翻起。
可都暻秀还是在柔和的笑,像九月四处穿梭的风,有点凉意,带着果实成熟的甘甜,...

   

你曾在我的世界里呼风唤雨

早糊cp自我安慰

透过无尽的白日梦,我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你。
1.
最近他很喜欢回忆从前。
年纪大了一点看很多东西都会不同,很多曾经的做不到说不出好像成了谁都心知肚明又笑不出声的一个笑话。跌跌撞撞度过的二十岁已遥不可及,鹿晗想起自己过往林林总总,那个老气横秋的告诉黄子韬“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的稚嫩面孔鲜活的要从脑海中跃出来。

2.
新来的化妆师脸嫩,高中生一样咋咋呼呼的性格却一本正经地告诉鹿晗他从来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已经母胎单身二十四年了。在小伙子拿着粉饼往他脸上招呼时,鹿晗忍不住打趣道,“女孩子不应该很喜欢你才对嘛。会化妆又这么细腻的男孩子少见了。”
“你老少拿我开玩笑了。我不会和女孩子说话...

   

神他妈没有我吃不了的cp
小仙女给我的任务是嘟兴嘟白嘟绵
结局得开度
内心一片死寂

   

nothing

   

新墙头/灿嘟/喜欢与你度过的每一天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少女心炸裂/矫情

1.迎接你的怀抱

都暻秀搂紧脖子上的围巾,深吸一口气,推开自家的门。
一,二,三。
“暻秀啊!”
意料之中的巨大黑影猛扑上来,覆盖头顶,都暻秀来不及思考,发现逃不掉的时候已经完了。
没办法了。
放弃挣扎,把背包甩下地,他伸开双手,先一步迎接温暖的怀抱,嘴巴笑成一个爱心,好看的不像话,满满当当都是爱。
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不容小视的体重,你就不担心压死我吗。都暻秀所有的腹诽在身体接触的那一刻蒸腾的一干二净。
这是甜蜜的负担。
狗屁的甜蜜负担,朴灿烈把他挤得脸都扁了。
“欢迎回家!暻……暻秀?”朴灿烈紧紧地抱住小小的都暻秀,低下脑袋埋在都暻秀的脖颈处蹭来蹭去,又担心是不是把自己小...

   

喜欢

   

1.狂岚

周雨觉醒的那一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天上找不到云,空气很好。
他穿了一身球服,手里夹着篮球嘴上哼着小调,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操场走去。
一步一步,仿佛都是平凡又美好的日常。
危机四伏。
风从他的脚印里悄无声息地盘旋而出,围绕在他的周身,轻柔的吻过他的手背攀上他的肩膀。
只有地下不断翻腾的尘土预示着些许迹象,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束缚了。

今天的风有些太大了吧。
周雨惊慌失措地注视着自己身上的变化,无数股汹涌的气流在周身游走,鼓起了他的T恤,扬起了他额前的刘海。这些足够吓的他手一松,靠在腰间的球就滑下去了。
“诶?”他刚想弯腰捡球,可从他手中掉落的篮球还未挨到些许尘土,就被风托起,在眼前令人惊异地缓慢...

   

特别无聊

   

博昕段子

段子集,想到啥写啥,大概无关联
1
方博当时只是去看热闹的。
所以被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透心凉的他颇感无辜。
尽管日后他再三重复这一点,然而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得罪你们了?方博疑惑,还是你们脑子有病。
周雨等人齐刷刷一片白眼。
方博有没得罪过的人吗?

2
有。
就是刚刚在四楼迷迷糊糊把一桶冷水泼下去的许昕。
方博不认识他,自认也没得罪过他,想想应该是误伤。
八成要泼的是周雨。
对,要泼的就是周雨。
因为那泼他的傻子泼完拿着空水桶示威一样在窗边大喊,周雨你个负心的王八蛋滚犊子!
卧槽,同学你看清楚对准点好吗,我离周雨那么远!

3
周雨在和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学弟在谈恋爱,有一次他一学妹过来告白,非常狗血的让学弟...

   

没腿和四条腿的爱情传说

5
方博是怎么看上许昕的,许昕本人也很好奇。
师兄对他说,继科他弟弟对你一见钟情,问你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马龙说的相当委婉。
许昕懵了,虽然他一向自认自己帅气逼人但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撒泼打滚也要向他提亲。
“狗哥表弟?”许昕回过神来,“人长得好看吗?”
方博的褶子脸在马龙眼前飘过。
“你狗哥好看不?”
许昕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可是没我好看。”
“嘶!”马龙倒吸一口凉气,“这话可不能给你狗哥听去了。”
“他好看自然他弟也极……好看了。”马龙怀着负罪感心情沉重地点点头,“眼睛特别大,有灵气。”
“那好啊。”
许昕答应的干脆利落。
多年师兄弟之情在那一刻稍微压过了爱情,马龙有点生气地骂到,“你怎么可以这么随便!”
不是你问...

上一页
©nana的月 | Powered by LOFTER